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财神在线app下载(彩世界)

热门关键词: 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财神在线app下载

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

当前位置: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 > 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 > 基金经理基本跑光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快成空壳财

基金经理基本跑光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快成空壳财

来源:http://www.qxxyfrj.cn 作者: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 时间:2019-08-30 20:41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胡斌离职的消息在市场上已经传了有一段时间了,期间铺天盖地地有着多种版本,之后却不知为何归于平静。

  或许源于理念差异,以及难以理顺的关系,许多外资方股东有意撤退。

   近日纽银梅隆集团拟转让所持纽银西部基金49%股权,从此退出中国基金市场,此前比利时联合资产也选择卖出所持基金公司股份。为何这些“洋和尚”来到中国,会发生水土不服的现象?

  而其成立伊始,不仅委派了纽银梅隆集团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胡斌出任总经理职务,更是从各大基金公司挖来了不少重量级人物,例如华宝兴业明星基金经理闫旭、中欧基金[微博]副总陈鹏、华富基金市场总监林烨含。按照胡斌的理想,他要以其全新的海外市场理念,加之完美的团队,用3到10年的时间,将纽银梅隆基金打造成中国基金业的一流公司。

  或许因为人事动荡缘故,纽银基金旗下4只产品近一个月以来的业绩皆为负。不仅如此,新动向合、策略优势成立以来的业绩更是差强人意,分别为-5.10%、-19.20%。而两只债券型基金的业绩表现也排在了同类基金中的后1/4。

   除了个人因素与时运不济外,股东之间的和谐程度也是影响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双方股东经营理念不同,会导致公司发展方向飘忽不定。原金元比联基金于2006年在牛市中成立,但其定下的策略却是专注保本基金。在牛市中卖保本基金,与在大夏天卖棉袄一样困难,经营自然惨淡。但到了2008年公司又改弦易张,开始发行偏股基金,业绩就可想而知。如此反复,生生耽误了大好发展时机。还有的公司双方股东存在矛盾,经营难以改善,同时又要求不断注资,在外资方无控股权的情况下,自然心生去意。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73家基金公司中有41家为中外合资,占比超过50%,中外合资基金也成为了一个趋势。

  截至目前,80家基金公司中,中外合资基金公司数量为44家。

   十几年前,中国基金市场掀起了一波筹建合资基金公司的高潮,外资巨头纷纷进入中国市场,与此相伴的是外籍高管也开始涌入中国基金业,比如当时的光大保德信总经理和投资总监均是外籍人士。遗憾的是,其引进的首只产品业绩遭遇重挫,其后的产品业绩也未见起色,两人最终黯然离去。有人评论说,爱好踢球的投资总监在足球上的功力恐怕已超过了其在投资管理上的水平,而其总经理虽然“有50只基金发行经验”,但仅凭此也难以服众。

  “其实胡斌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业内好多人都不喜欢他,总是容易得罪人。”沪上一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向记者透露。

  利益不理顺其他都免谈

   同样,中欧基金[微博]的首任总经理和投资总监也是老外,但同样经历了出局的结果。中欧基金的这位投资总监还是中国通,娶了位中国夫人,可惜其从基金经理起的业绩就差强人意,让他在市场出名的是2008年,他在宏达股份第3个跌停板时一举杀入,结果又遭遇3个跌停,一时成为市场热点,也成为其最终辞职的导火索。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如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总经理由外资股东派遣,但其从未有独当一面的经验,在总经理岗位上也未展现相应实力,仅一年后就不得不离职走人,结果不仅耽误了公司的发展,对个人职业生涯也造成不利影响。由此可见,“洋和尚”水土不服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人的问题,即其能力水平与所在岗位并不适配。

  两年多来,纽银梅隆仅发行了三只基金,第四只基金正在募集中,截至12月5日的数据显示,2011年成立的两只基金纽银策略优选和纽银新动向今年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2.62%和-10.07%,可以说表现欠佳。

  由于分歧难以弥合,中外股东希望加强对控制权的争夺,获得更大的话语权。这样的景象已很普遍,以至于一位已撤退的外资股东感叹,“在中国从事基金行业,理顺关系比做好业绩要难得多!”

   不过,外资其实可以通过合理的股权安排,实现相对控股。事实上,现在基金牌照申请相比以往更快捷便利,如纽银梅隆完全可以另起炉灶,重新杀回中国市场,在掌握控股权的前提下,沿用其在海外一直行之有效的管理办法。纽银梅隆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收购了众多资产管理公司,形成了1万多亿美元的资产规模,但却不像一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一旦上了规模,业绩和运营就落于平庸,其中的奥秘就是,这些被收购的公司,每家都保持了原来的专业特色和团队,公司内部的文化也得以延续。这样他们既能分享纽银梅隆的销售体系,同时也保持了自己原来的投资文化和风格。在中国,这一套方法应该也是行之有效的。

  总经理胡斌饮恨挂靴,提防中外股东龙虎斗

  金证券记者 管伟

  早在2001年,国外机构就已有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想法,也就是在那一年,证监会对国外机构的进入大开绿灯,期待其能给中国的公募基金行业注入先进的投资理念和合规风控体系。

  合资合资,光有资合显然不够,关键在于人合。但是差异巨大的西洋与中式文化的交汇过程,并不像双方想象中那么和谐与融圆;从成立伊始,中外资股东的矛盾一直都存在。对此次核心投研人才的“告罄”危机,坊间有消息称,很大程度上正是中外资股东方的矛盾造成的。

  在股东方的博弈中牺牲的,胡斌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有消息称,李健的离去让独木难支的闫旭也萌生退意。一旦真如此,纽银基金将面临只有4只基金产品、却没有基金经理的空壳险境。

  2010年7月,胡斌曾在一大型会议上表示,纽银梅隆要在未来三年内做到:做好业绩、树立品牌、完善产品线三大目标。如今,3年时间即将过去,他又完成了哪些目标?

  2012年3月,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退出金元比联,出资五年最终换回3300万元的亏损。泰达宏利则在外方股东的不断轮换中二度更名,湘财荷银和泰达荷银都是它的前身。8月,国内第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招商基金的外方股东荷兰国际集团将持股出售给招行,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资料显示,胡斌1999年起历任梅隆资产管理集团Standish(波士顿)高级定量分析师、副总裁;2006年创办集团旗下对冲基金公司——系数全球公司,并担任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2008年起负责纽银梅隆集团在中国的资产管理业务。海外资历毋庸置疑。

  《《《延伸阅读

  中外方股东博弈总经理总被架空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近来就碰上了核心投研人才告罄的困境。坊间有消息称,纽银基金人才的流失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外资股东方的矛盾。一合资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分析,外资股东的文化很难融入中国国情,如果利益关系不理顺,想在人际关系上找到融合点,远比做业绩更麻烦。

  “据说是外方股东罢免了他。”业内人士再次透露。

  但这个外资股东方委派的总经理,似乎早就被架空。一位接近纽银的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胡斌在公司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例如招人、发产品,都受到掣肘。

  “归根到底,要合作,就一定要双方沟通好,这在长远来看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代宏坤最后总结道。

  近日,纽银稳健双利债券、纽银稳定增利债券基金经理李健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这意味着,纽银只剩下投资副总监兼基金经理闫旭一人。

  双方股东召开董事会商议,最终决定了胡斌的离职。“据说是外方股东罢免了他。”业内人士透露

  一位合资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中方股东与外资方股东在决策理念上存在根本上的差异。他举例称,在外资方股东眼中,做好老基金的业绩才是发行新基金的基础,而中方股东则认为,市场中从来都不缺少资金,因此要抓住一切机会发行新基金,这样才能收到管理费。

  然而这也并不是一概而论的,国内多家基金公司仍然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外资的进入不仅在资金和投资理念上给予了大量的帮助,更能够给国内公募行业完善产品线布下一条捷径,例如QFII、RQII、专户以及一些对冲基金的理念。

  即便名义上度过人才危机,但鉴于公募基金业人才极度紧缺的现状,新任基金经理能否胜任,带给投资者像样的回报,仍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据记者了解,如今国内合资基金公司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董事会由外方股东委派,高管的任命及日常的运作都由外方股东参与,而中方股东则更多地在投研方面下功夫。若是双方沟通默契,则一切安好,公司运营正常,一旦双方在意见上产生大的分歧,则会造成公司之间的内耗,很多决策都无法落实。

  “对合资基金公司来说,不但要志同道合,还要有相同的投资理念和经营思路。”上述基金业资深人士表示,真心期待合资基金公司能不失管理层当初引起外资基金股东方的初衷——给中国的公募基金行业注入先进的投资理念和合规风控体系。

  或许是平静背后总隐藏着些不安分,胡斌这个名字近期又再次挂在业内多名人士口头。“听说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很确切的消息。”不止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如此表示。

  早在今年一季度末,纽银基金的官网上就挂出了大量招聘人才的告示,但目前仍有大量的岗位空缺。《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公司招聘股基投资经理、债基投资经理、商品期货投资经理、债券交易员、法务专员、财务实习生、专户投资实习生以及行业研究实习生等各一名。

  其实中外方股东之间的博弈不仅仅存在与纽银梅隆一家基金公司,多家公司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接近纽银的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中外资股东方由于历史文化、投资理念、思维方式等不同,矛盾一直存在,这在合资基金中很普遍。关键问题并不是虚的文化融合、公司治理等,在于利益。“没有利益理顺,其他的都别谈。”

  “总经理被架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总经理是属于管理层的,管理层是一定会受到董事会和股东方的制约的,董事会和股东方会决定公司的长远战略,总经理就是一个具体的执行者,如果很多事情在董事会达不成一致或者是有矛盾,那一定会影响到管理层的发挥。”上海证券代宏坤[微博]向记者解释道。

  时至今日,纽银基金仅是个成立仅3年的年轻公司。其中,西部证券出资51%,外方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出资49%。在纽银基金公司的官网上,“传承纽约梅隆226年财富规律,彰显本土化投资策略优势”的投资理念宣传语显得格外醒目。

  “听说是真的被罢免了,我们都听说了。”连续多个基金公司内部员工向记者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如今国内合资基金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外资方股东主要负责高管的任命及日常的运作,中方股东更多在投研方面下工夫。若是双方沟通默契,则一切安好,公司运营正常;一旦双方在意见上产生大的分歧,则会造成内耗,很多决策无法落实。

  然而其在公司却未能取得应有的权力,据可靠人士透露,胡斌在公司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他想招人他想发产品,股东方都不让他做,你说他一个总经理做的难过吗?”

  此外,浦银安盛、民生加银等合资基金公司,股东间都曾因各种矛盾,导致高管辞职或被召回。

  此前也有不少基金公司的人向记者表示,如今中小型基金公司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新基金的发行也越来越谨慎。2012年前几个月,纽银基金一直没有新的产品推出,直到6月底,才发行了纽银稳健双利债券,首募规模14.618亿份,而该基金如今规模为11.79亿元。这样的成绩对股东方来说,真的难以接受,于是便将火气撒在了胡斌身上。“他是处于一个矛盾的地位,中外方股东都不喜欢他。”

  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在中国的基金业,洋和尚的经可不好念。《金证券》记者统计发现,目前80家基金公司中有44家拥有外资背景,这些合资基金公司的高层人才流动频率,远高于中资同行。

  之前有一家基金公司关于新基金的讨论会上,外方股东强调只有在提高已发行基金回报率的基础上才可以发行新基金,投资者满意度决定资金的流入。中方股东则认为中国市场在过程中会有很多的机会出现,从来提供了新基金发行的机会。仅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出中外股东方在意见上的分歧。

  一基金业资深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在中外合资的基金公司中,总经理被架空是常有的事儿。因为总经理属于经理层,受到董事会和股东方的制约,后者决定长远战略,总经理不过是具体的执行者,如果很多事情在董事会层面不能取得一致,一定会影响经理层的运转。

  胡斌离职或所困业绩表现

  纽银或现空壳化危机

  而就在今年11月底,纽银梅隆方面才刚对胡斌离职一事作出回应称,在明年7月份之前,胡斌是不会离职的。仅仅过去了两周时间,这无疑是给了纽银梅隆当头一棒。

  核心人员大面积流失,对任何一家公募基金而言都是沉重打击。纽银基金对此显然有所认识,不得不加快招兵买马的速度。

  然而,中外方股东的博弈不光表现在这点上。一业内人士透露,西部证券在公司仅仅安排了督察人员,日常的事务都交由外方股东安排的人员去完成。这也造成了西部证券在公司并未取得其所持股权相应的话语权。

  按照胡斌的设想,他要以其全新的海外市场理念,加之完美的团队,用3到10年的时间,将纽银梅隆打造成一流基金公司。因此成立之初,纽银从各大基金公司挖来不少重量级人物,包括华宝兴业明星基金经理闫旭、中欧基金[微博]副总陈鹏、华富基金市场总监林烨含等。

  “对于外资来说,他进入中国市场只是一个全球布局,他会做一个全面充分的战略评估,如果他认为中国的市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他的吸引力不大,看不到赚钱的希望,他会选择撤退,这可能是每家不同的考虑,他一定也会考虑他在全球的位置。”代宏坤再次表示。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纽银基金成立伊始,外方派出了胡斌出任总经理。据悉,胡斌历任梅隆资产管理集团Standish(波士顿)高级定量分析师、副总裁;其后创办集团旗下对冲基金公司——系数全球公司,并担任两只基金的经理;2008年起负责纽银梅隆集团在中国的资产管理业务。

  而国内投资政策的多边性也让外资股东措手不及。比如2012年3月,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退出金元比联,出资五年最终戴着一顶亏损3300万元的破帽子离开。又比如,泰达宏利在外方股东的不断轮换中二度更名,湘财荷银和泰达荷银都是它的前身,两家外资股东都选择了撤退。

  胡斌上任两年多,纽银基金处于持续烧钱状态,累计亏损达9930万元。去年年底,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胡斌以离职的代价为公司的业绩和经营不善埋单。此后,公司董事长安保和兼职总经理。直到今年3月底,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陈喆“补位”。不过陈喆履新后,人才流失的现象并未好转,反而愈演愈烈。

  理财周报记者 李沪生/上海报道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纽银基金目前共发行了4只公募产品,除由李健管理的债券型产品外(纽银稳健双利由李健与闫旭共管),另外两只权益类产品——纽银新动向混合、纽银策略优势股票基金由投资副总监闫旭亲自操刀。

  据纽银梅隆一内部员工透露,其公司现在依然处于亏资本金的状态,靠几只基金的费用根本养不活全公司上下的员工。

  中国基金业为啥“合资必败”?

  纽银梅隆双方股东之间在很多公司的日常运作上会产生分歧,而胡斌则成为了双方股东博弈之下的牺牲品。记者了解到,纽银梅隆公司至今都没有副总及总助职位,胡斌之下便是各个部门的总监,很多事情都是胡斌亲力亲为,而股东方的制约却让其事事无为,规模、业绩、品牌,对纽银梅隆来说,两年多的时间都未能形成一定的影响。

  其实在记者多方面了解后发现,中外合资基金公司大多会碰到股东方不合这样的问题,小则日常摩擦,大则争锋相对,不少总经理都是处在这样尴尬的暴风中心,胡斌,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另外,2010年8月,出于“外资机构只允许持有一家中国基金公司的股份”的规定,同时持有申万巴黎和海富通两家股权的法国巴黎银行,无奈退出申万巴黎,接盘者为日本三菱UFJ金融集团。

  根据其中方股东西部证券公布的上市首份半年报,也就是今年的半年报来看,纽银梅隆基金所带来的业绩并不能让股东方满意,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55.64万元,亏损1298.92万元。最新数据显示,公司首只基金——纽银策略优选股票型基金资产规模为3.59亿元,相比成立时的10.63亿元,缩水了66.23%,而纽银基金募集的第二只产品——纽银新动向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规模也由成立之初的3.47亿元缩水到0.71亿元,缩水79.54%。

  而今年,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基金公司招商基金的外方股东荷兰国际集团将所持的股份均出售给招商银行,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纽银梅隆规模业绩双杀

  而同样在2010年,胡斌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市场低迷是发行的良机。然而平均每年发行两只基金的频率也并不能印证其誓言,如今其下三只基金平均规模仅5.37亿元,偏股型基金纽银新动向最新规模仅为0.71亿元。截至2012年三季度的数据披露,纽银梅隆基金公司规模为17.79亿元,虽较之2011年底的7.58亿元规模上涨超10亿元,然而对于一家基金公司来说,10亿元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利润。

  其也不止一次表示,机会存在于毫秒之间,然而其个人的机会到底在哪里?

  记者通过可靠渠道了解到,就在纽银梅隆方面作出回应之后,双方股东便召开了董事会对此事进行了商议,最终决定了胡斌的离职。

  十余年过去了,证监会曾经的希望变成了事实,在投资理念和合规风控体系上,国内的公募基金行业得到了充分的提升,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多数合资基金停滞不前的规模和无休止的股东方纠纷。

  从公开资料来看,公司外方股东背景强大,纽银梅隆集团为美国第六大、世界一流金融机构,其拥有逾200年的金融服务业界盛誉与强大的海外投资。

  其实,纽银基金的诞生受到了业内较多的关注。其成立于2010年7月20日,是时隔三年后,证监会批的第一家基金公司,也是国内第61家基金公司。公司注册资本2亿,中方股东西部证券出资51%,外方股东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集团出资49%。

  归根结底,中外方股东都希望为自己所代表的资本方捞得更多权力和利益。

  记者跟踪了解到,就在11月底,纽银梅隆中外方股东召开了董事会进行了商议,最终决定了胡斌的离职。据悉,胡斌此次离职与股东方不无关系,双方股东认为其这两年来并未取得应得的业绩,从而对其意见颇多。

本文由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发布于财神道官方免费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基金经理基本跑光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快成空壳财

关键词: